火影>佐鸣佐
特传>冰漾冰、夏千
駆少>亚神
黑籃>黑黃黑
进巨>利艾利
FREE>真遥
YOI>勇維勇
灵能>律茂律、茂灵
我英>轰出轰、切爆、出勝
...不知道有没有漏掉><

男友外套

男友外套

>出轟出,偏出轟
>轟的痴漢屬性在我腦中揮之不去
>其實原名是"穿不了男友外套",想欺負轟轟
>但這樣太可憐了,而且我還是想看互穿男友外套

今天轟焦凍在看完母親回家的路上,聽到了普通高中女生的對話。

「欸、你今天穿的這件外套我沒看過欸,而且好像有點大?」

「嘿嘿,」另一個女生害羞地笑了笑「這是我男友之前看我很冷借我的啦...明天應該就要還回去了...雖然不太想...」

「喔~為什麼啊~」朋友促狹地笑,還硬要看她表情。

「欸呦討厭啦~妳也知道這樣穿起來就像能一直感受到他一樣啊!而且有他的味道...」

「喔,汗臭味啊。」

「才不是啦!」

後面的對話因為不同路的關係聽不見了,不過聽到這些已經讓轟開始幻想綠谷的外套穿在自己身上會是什麼感覺。綠谷很會流汗,但還好味道不算很重,反正在他能接受的範圍內。平常他就喜歡靠在綠谷身上,可以這樣近距離到聞到體味,總是讓他心情很好,因為只有他能靠綠谷這麼近,物理上的接觸與獨特的氣味可以暫時滿足他的佔有欲,也能舒緩他的情緒。

——那麼如果將綠谷的外套穿在身上呢?

——常常接觸綠谷皮膚的布料會貼在自己身上,只要一抬手讓袖子放到臉前就能聞到綠谷的味道,還有一直被綠谷包圍的錯覺...想想就覺得好想要啊...

於是轟加快腳步試圖早點回到學校宿舍,回想綠谷今日的行程,現在應該不在房裡,他可以先去偷穿一下...不,是借穿一下。

進到綠谷充滿歐爾麥特的房間,轟立刻迫不及待地打開衣櫃,翻出為數不多的幾件外套。他先拿起最熟悉的校服外套,抱起來聞了一下,很滿意上面確實有綠谷的味道,然後抖開來試穿,結果尷尬地發現有點小,太緊難以活動,不過還是將手臂抬起聞聞味道,嘗試他一路上都在幻想的事,順便撫慰第一次試穿失敗的心靈。覺得足夠後轟小心翼翼又依依不捨地把西服外套脫下,掛回衣櫃裡,接著從剩下幾件挑出看起來最大的那件運動外套開始試穿。這次比較順利,雖然走到廁所看鏡子可以發現對他來說還是小了點,但至少還能穿著活動,於是他開心地又聞聞袖子,走回剩下的外套那邊考慮還要不要試穿別件。這時轟確實地體會到不想脫下來的心情了,被綠谷衣物包圍的感覺真的很好,他想就這樣一直穿著甚至被別人看到。所以他決定先比較一下其他件再看看要不要把這件換掉。

於是綠谷開門進來時看到的畫面就是轟穿著不合身但眼熟的外套,然後拿著看起來應該是掛在衣櫃裡的外套聞,雙眼稍微撐大地看向自己,好像還發出「哦」的聲音。

尷尬讓空氣凝結了幾秒鐘,最後綠谷先把門關上之後開口。

「呃呃呃轟君你是想要借外套嗎?」真的假的?!轟君應該不缺外套吧?還是他忘記洗了?還沒晾乾?

「...嗯,我想要借男友外套。」轟已經放下手中的外套面向綠谷坐正,一本正經地提出一般人不好意思說出口的要求。不過仔細看的話可以發現臉有點紅。

「喔,喔,好的,沒問題...等等...男、男友外套?!」嗚哇轟君你從哪裡聽來的啦?!而且居然還真的來跟我借男友外套什麼的,該不會是玩什麼大冒險輸了吧,不過轟君確實常常超級直球啊...

看到男友有點當機的樣子,轟不自覺地又露出無辜的表情說:「不行嗎?」

「不不不不當然可以!!!轟君你就拿去吧!」嗚嗚轟君好可愛啊啊啊!!![綠谷醜臉]

於是之後的幾天晚上A班的大家總能在非上課時間看到轟穿著不合身但又有點眼熟的運動外套晃來晃去,終於停止之後過了兩天發現綠谷穿著合身的那件外套出門。最後這整個冬天他們已經無法分辨新出現的外套到底本來應該是屬於誰的了。

A班眾人內心:你們可以不要這樣嗎。

评论(8)
热度(116)

© w花喵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