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佐鸣佐
特传>冰漾冰、夏千
駆少>亚神
黑籃>黑黃黑
进巨>利艾利
FREE>真遥
YOI>勇維勇
灵能>律茂律、茂灵
我英>轰出轰、切爆、出勝
...不知道有没有漏掉><

出轰/夜访

出轰/夜访


>太缺粮的产物

>跟预计的走向差超多QWQ

>出轰已交往



'啊...居然不知不觉走到了轰君的门口。 '


绿谷伸手打开房门,用极其轻微的动作避免吵醒里面应该是在睡觉的人。


那个扰得他思绪不宁的人。


藉由微弱的月光可以看见轰在睡梦中已经转了快一百八十度,连身下的被褥都弄歪了,还好被子还有盖在身上,虽然绿谷觉得他应该不太会着凉。


小心翼翼地将轰露在被子外的手脚放进被子中,在仔细观察后发现轰完全没有醒来的绿谷松了一口气,他不想因为他自己睡不着而做出来的举动影响到另一个看起来睡得香甜的人。


轻手轻脚地坐到对方头旁边,绿谷垂下头用目光细细描绘那张朝思暮想的脸,不知不觉越靠越近,最后像是受到蛊惑般毫不犹疑地吻上面前淡粉色的唇。


然后就不想分开了。


一开始只是轻微的触碰、摩娑,接着双唇稍微一开一合,像是想把那有弹性的唇瓣夹起,然后忍不住伸出舌尖轻轻舔拭,呼吸开始加快。


'停不下来,感觉太美好了。 '


偷偷摸摸所带来的兴奋与罪恶感在月光的参与下混和长久以来的恋慕逐渐发酵,理智随着晕眩感的袭来被推到一边,脑中几乎被一系列相关的感觉占据:好喜欢、想继续、不要停、很想要。


一只手撑到对侧,以方便更深入的动作。因为急切所造成的与地板相触的疼痛,让理智稍微回笼。


'不行啊啊啊啊啊这样轰君会被吵醒的虽然真的好想继续...'


当他一边想一边撑直双臂想观察轰的状态时,看到的就是轰已经半睁着眼,好似想弄清楚发生什么事,让绿谷不由得立刻僵直,接着慌张起来,双手在两人之间胡乱飞舞。


"啊啊啊对不起啊轰君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吵醒你的但是轰君真的太好看了我忍不住就亲下去了然后觉得很棒呃呃不是我到底在说什么对不起轰君. .."


轰成功用右手掌止住了男友的碎碎念,然后意识到掌上碰到的湿润,还有嘴唇上冰凉的感觉。绿谷也注意到了这些,于是觉得更尴尬了,脸更红,眼眶也更湿润。他觉得自己没有尊重对方的行为很不应该,更害怕对方可能的疏离,毕竟他们从开始交往到现在,也只有道简单的接吻而已,却在他单方面的行为下更进一步。心脏像被捏住一样,胸腔很闷,喉头发紧,眼眶沉重,但是他不敢乱动。


轰停顿几秒,才好像终于比较清醒后缓缓收回手臂,同时看着手单手将手心搓干,将这一切缓慢地完成后才又抬头看向绿谷。这时绿谷已经低下头,像等待审判的罪人,双手握拳放在腿上跪坐,也许还有一点细微地颤抖。


其实轰不太知道应该要说什么,所以就依照本心说:"绿谷...可以再一次吗?"


听到意料之外的回应,绿谷抬起头看向轰,过程中还掉了几滴眼泪:"轰君不...讨厌我吗?"


"不讨厌啊...但是...下不为例,虽然我不太懂这些事,但我希望第一次都可以跟你一起经历。"


看着轰一脸真诚地说完,绿谷觉得心胀得满满的,立刻伸手环抱住还坐在被子下的人,下巴底在他肩上,觉得开心得又快要哭了,双臂想收紧却又不敢太用力。他感觉到怀里的人也回抱他。


"哪,在一次吧。"轰偏头看了看脸庞的一团绿发,又拍了拍他的背,提醒这个好像没有要进行下一步动作的人。


"嗯。"


绿谷放开轰,双手转向对方的脖颈与脸颊,郑重地将脸凑过去,重复他不久前对面前人做过的事。只是这次不同的是,对方也有青涩的回应,模仿他的动作,最后两个人都喘到知道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自然地分开,但手还是依依不舍地搭在对方身上。


待稍微平息之后,绿谷不舍地说:"明天还要上课呢..."


"嗯..."轰抱住绿谷,"明天是星期五。"然后松开,用期待的眼神望向看着自己的恋人。


绿谷会意之后脸立刻红了起来,一边有点慌张地站起,一边道别:"嗯...嗯!轰君,明天见!"


"明天见,绿谷。"轰看着绿谷离开,然后才有点后知后觉地脸颊泛红,倒回被褥中。


"绿谷..."带着微笑与期待,轰再度睡去。



end


______________


其实本来是想写欲/求/不/满的绿谷夜/袭的,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样我也不是很清楚@@


评论(2)
热度(35)

© w花喵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