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佐鸣佐
特传>冰漾冰、夏千
駆少>亚神
黑籃>黑黃黑
进巨>利艾利
FREE>真遥
YOI>勇維勇
灵能>律茂律、茂灵
我英>轰出轰、切爆、出勝
...不知道有没有漏掉><

【佐鸣佐】生日

【佐鸣佐】生日

>这篇其实是无差

>非欢快向

>其实这篇是2011年的产物,现在才把它丢出来见见天日




鸣人猛然张开眼睛坐起,身上布满汗珠,一滴冰凉就这么从眼角顺着脸庞滑了下来。将原本紊乱的呼吸平复,稍微缓和一下梦境中的情绪,迎上来的是从窗外洒入室内的皎洁月光,转头看了一下四周,家里的东西还是如平常一般在夜里不发一语的静默,而自己身边的人似乎还熟睡着,并未被自己的突然惊醒打扰。

「...还是会...做这种梦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想着,嘴角不禁牵起一丝苦笑。

已经好久没再梦见了,虽然早就已经不在意,梦境里的内容也因为自己的努力而逐渐变少,周遭也有许多可靠又为自己着想的伙伴和朋友,身边还有个誓死守护自己、体贴却又有点别扭的情人,但是那段因自己身分特殊而遭不平等对待的记忆,偶尔仍会不自觉的浮上心头。

「...现在的我是感到很幸福的阿...」怎么还可以这样想着已经过去的悲哀?

只不过方才的那个梦实在太真切了,真切到让他以为自己甚至回到了过去,那段孤独又遭人鄙视和欺负殴打的年岁...心...又不自觉的痛了起来. ..


「喂,滚回你的脏窝啦!讨厌的怪物!」

痛...又被什么丢到了?

「哈哈哈~其实你也没么了不起的嘛~还不是被我们打败了~」

「不要靠过来!!!不要接近我!全身血腥的东西!」

「小鬼,不是叫你离我孩子远一点吗?还待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给我滚!」

「我的小宝贝阿,不是跟你说过了不要再跟他一起玩的吗?...赶快跟我回家,妈妈有做你最喜欢吃的秋刀鱼哟~」



「...鸣人...你在想什么?」身旁的人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而且好像已经看了他很久。

「阿哈哈~佐助~你什么时候醒了的啊?」真是的,何时又吵醒他了...

「...从你那一震开始。」

「呵呵,抱歉阿,又把你吵醒了,再继续睡吧佐助,明天我们都还有工作要做呢。」

「嗯...就不要明天有个白痴又被抓到偷打瞌睡。」

「切!谁是白痴啊!混蛋佐助!我要睡觉了!别吵我!」

赶紧把身子转过去,企图在三分钟之内睡着,免得又被某人骚扰。


「...」叹...这家伙,还真容易睡...他刚刚那个样子...是做噩梦了吧...

看着规律的起伏,想到明天陪鸣人到火影办公室后还有个简单却麻烦的任务,也闭上了眼睛。

鸣人...


***


今天的火影大人甚是安静,办公室里不似平日时常传出表现各种不同心情的声音,没有人多说什么,毕竟今天是个哀伤的日子,在二十三年前的今日,许多人失去了一生中重要的依靠或同伴,整个木叶村似乎都垄罩在忧伤的气氛中。


「呜呜呜...把我老公还来...你可恶的妖狐啊!...」

「鸣人...」,佐助有些担心有些愤怒地小声道。

「火影大人...真的很对不起...我阿姨她自生病后就神智不清了,请原谅。...」

一边安抚那个女人一边表示歉意,青年人便拖着她走了,其他在旁观看的人有些又跟他说了几句道歉的话,其他则是默默的继续他们本来在做的事。

「嗯...没关系的...代替我照顾和安慰她吧,她会很需要他人的陪伴。」,跟那些在道歉的人说,并用眼神示意恋人不要担心。

「是的,火影大人。」...



「鸣人!你竟然又在发呆!要不是今天你生日,小心我揍扁你!」

说完又将一叠公文放在一旁的桌上。

奇怪...今天他怎么没发现我就要进来了?对我们再放心也不是这样子的吧?

「哈哈哈~抱歉啦小樱~不要生气阿~」,招牌的搔头姿势出现。

「算了!今天晚上记得去烧烤店,鹿丸和宁次要掏腰包呢~」呵呵呵坑死他坑死他~

然后又转身走了出去,毕竟还是得先把医疗部该做的事做完阿,那一大堆大大小小的事,从来没想过这些她全部都要管,要不是还有井野,她也没自信能够独自将木叶这么大的医疗部做的完善。


「嗯...」真是的,只不过是稍微想了一下下早上的事,居然就完全忘记警戒了,看来想得太入神了阿...要是被佐助知道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转身站起,木叶的房子和街道呈现在眼前,经过大战的故乡,虽然战胜了但也残破不堪,好在这五六年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已快恢复到原本的面貌。自己小时候的梦想在不久之前终于实现,在纲手奶奶的极力推举(还是推卸?)下被大家承认,成为第六代火影,开始负起保护所有人的责任。而佐助也在经历这么多事之后,终于在战时改变了想法,为了自己回到大家身边,虽然他依然对那些造就他哥哥悲惨命运的人很不屑又愤怒,但是这样就已经很足够了。他从来就是一个懂得知足的孩子。

街道上有些人穿着黑衣捧了鲜花走着...


***


经过几个小时的奋斗,那些较为紧急的文件终于弄完了,虽然看文件的速度已经比刚当上火影时快上许多,但此刻也已下午四点,鸣人决定要先去一乐补偿一下自己那刚刚为了能早点下班而没吃午饭的胃,反正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阵子嘛。

「阿阿,生日不好好吃一下一乐拉面怎么对得起自己阿~」

一边想着热腾腾的拉面,一边轻快的走着。路上有一点冷清,没什么小孩在玩耍打闹,不似平常,实在是日子有点特殊,也没有太多人注意到他。

「老板!我要一碗味噌拉面!记得叉烧加多一点喔~」

不用回头,手打也知道是谁来了,那爽朗的声音和点餐方式他不知道已经听了多少年。

「哟~火影大人你终于来啦~还以为你中午就会跑出来呢~」嗯...至少也有十几年了吧。 「喏,你的特大号拉面,多加两片叉烧,今天是你生日就我请客吧。」

「哇哈哈~老板最棒了~谢谢大叔!」看起来好好吃阿~「那我开动啰~」

双手合十,接着就急急的吃了起来,像一只狐狸怕别人跟它抢食物似的,一边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唷~鸣人你果然在这里阿~」,卡卡西和伊鲁卡走进店里。

「欸?卡卡西老师和伊鲁卡老师?有什么事吗?」

「生日快乐阿鸣人,这个是给你的生日礼物喔~」,伊鲁卡将一个包装的很好的方形盒子放在他身边。

「我送你的也放在这边拉,好好继续加油,那我们先走啰!」,这戴面罩的老师不用想也知道他想干嘛,很快的又将欲再说一些话的海豚老师带走了。

「谢啦~伊鲁卡老师、卡卡西老师~~~」唉呀,等等可是要直接去烧烤店的阿,这礼物...先叫影分身送回去吧!

脸上尽是开心的笑容,手上结印叫影分身先把两个礼物搬回家,然后又低下头继续品尝完美的一乐拉面。

「欸?你今天只吃两碗就要走了啊?」

「阿阿~我跟小樱他们约好了要聚餐的~快迟到了阿~~~」完蛋了,时间什么时候过那么快的啊?

唉唉,这小子长大了却还是有那么一些孩子气阿...果然漩涡鸣人还是旋涡鸣人呢。


一边冲向烧烤店,一边回头跟老板道再见,还好鸣人现在没穿火影炮,要不然哪个别国忍者看到了不丢脸才怪。他一直都认为那是个很温暖的地方,或许他最喜欢一乐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的拉面真的是全世界最好吃的,而是因为那里有从以前就不会唾弃他的老板,和伊鲁卡老师对他的好吧。

哈哈,老板,真的很谢谢你阿,从我小时候到现在的照顾,还让我赊了那么多次的帐,有时又偷偷的帮我加料。一乐果然是世界上最棒的地方啊!


***


冲到烧烤店前面,发现店里一片黑暗,当然不用想也知道同伴们是想给自己一个惊喜,但突然的强光和拉炮声还是让他吓了一跳。

「鸣人!生日快乐!~~~」,众人齐声呐喊。鸣人也看见从今天任务中回来的佐助站在角落对着他微笑。

「吼~鸣人你这寿星竟然给我迟到!」

咚! 果然还是免不了一个暴栗阿...虽然已经比平时轻很多了,但还是会痛阿小樱,呜呜。

「嘿嘿嘿~刚刚先去了一乐了嘛~」,看到小樱额上似乎爆出了井字。

「阿哈哈...别生气阿小樱~我现在肚子还没饱呢,大家赶快开动吧开动吧,就算你们不吃我也要吃啰!~」,赶紧转移话题的鸣人脸上是尴尬的笑,众人也开始往食物堆挪去。

「耶~终于可以开始吃啦~」,丁次夹肉的速度快的连卡卡西都比不上。

「喂,别抢我肉阿丁次!」牙大叫着,赤丸也在一边附和,一边滴口水。

啧,为什么不直接在一乐庆祝就好了啊?

不过看看来替他庆祝的人数,好像也只有这比较大间的烧烤店装的下阿。

他其实从不大声宣扬过他的生日的,因为从小就知道那是个每个人脸上都会附上一层悲伤的日子,所以也从没想过未来有一天会有一群人开开心心的替他庆生还办聚会。但是这几年来自从小樱他们知道了以后,便执意至少要大家一起吃个晚饭,不知不觉中,甚至变得像同学会呢,这一天都尽量不接任务,第五代纲手也很体贴的尽力不排工作给他们。想想这是多困难的一件事,他们可都是木叶主力军的一部分阿。这份心意他当然懂,想想第一年的时候还感动到爆泪呢。思及至此,鸣人脸上不禁荡出灿烂的笑容。

「鸣人,话说恭喜你当上火影阿,虽然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不过这是你当上火影的第一个生日嘛,说起来你也当了快一年阿...」,牙不知什么时候晃到鸣人身边,手上还拿了两杯酒,将一杯递给鸣人。

原来时间过这么快阿...「谢谢...」你阿牙...

「...木叶没被你搞垮还真是个奇迹。」

砰!「喂喂!你这什么意思阿牙!有种来单挑啊!」,狐狸炸毛了...

「哈哈,说的也是呢。」

「佐井!!!」

「鸣...鸣人君...」

「唉~真麻烦阿...你们小心一点不要害我连店面维修费都得出阿...」

于是又上演了你追我跑的游戏。而众人也只是看惯了似的继续抢食和聊天,佐助偶尔转过头看看自家恋人满足的微笑。

其实大家都知道,鸣人现在认真起来时的冷静与沉着,已不输我爱罗,他也只有在熟识者和同期伙伴们面前露出以前那傻瓜似的个性,所以也就不担心什么了,反而偶尔也会跟着一起闹,反正能多笑笑有益身心健康也是好事嘛。


***


大家各自散去时,已超过十点钟,两个三个互相扶持着走向回的路。整个庆生宴下来很是热闹,鸣人当然也收了不少礼物,其中还包括庆祝到一半时,风影我爱罗用老鹰送来的一个包裹。今年的鸣人不再像以前那样被灌醉,头脑还算清醒,毕竟堂堂火影若随便倒下了那木叶要怎么办?他变出几个影分身,让原本要帮鸣人一起拿礼物回家的佐助也将手上的交给他们,吩咐将桌子椅子上那一堆大大小小的礼物送回家里客厅,然后和佐助一起走上街道。

「想去哪里?」

「就陪我去一个地方吧...」


月光不吝啬的分享她的温柔,晚上的凉风将金色和黑色的发丝吹起,走向墓地的两人此刻先停在了宇智波鼬的墓前,这里并不显眼,却不失一点庄严,这是鸣人帮着佐助一起找到合适的地方立的。当佐助意识到鸣人的目的地时,心里一阵抽痛,脸上也带着不解。

「鼬哥哥,谢谢你把佐助留了下来,让他能陪伴原本孤独一人的我。」

哥哥...对不起...

「鸣人...」,佐助抱住鸣人,感觉自己的眼眶又开始发酸。

「嘿嘿,当初你还不相信,不相信我能坚守两个选择,那时忘了跟你说我赌运很好的呢,我可是一直都不放弃希望,赌佐助能够回来喔...」

听到这里,佐助的臂膀又更缩紧了一些。

「佐助...你哥哥他很高兴看到你回来的阿...他没有留下遗憾。」


逐渐平复后松开鸣人,佐助跟着他继续前往下一个墓碑,这一个比其他一般人的都要巨大,因为这是第三代火影的长眠之处。

「三代爷爷,谢谢你让伊鲁卡老师当我的导师,在没人关心我的时候偶尔会安慰我,独排众议也要让我当忍者...今天又是我生日了,记得你以前总在这天多派几个暗部保护我呢,免得我受太多皮肉之痛阿...呵呵,现在我可是真的当上火影也做得不错啦,放心好了我漩涡鸣人绝对不会让你丢脸的啊!火的意志绝对是随时存在我心中的!」,嘴边荡开一弯自信的笑。

虽然并不是完全不知道鸣人悲惨的童年,但从当事人口中说出来却一点也不在乎痛苦的样子,对于自己以前骂他什么都不懂的那句话,又多一分罪恶感...


橘色的身影继续向前,他们走到自来也的墓前,传说中的三忍之一,虽然没和他有过什么实质的交集,但从别人的口中和鸣人偶尔的描述中他也了解到,这位师父对在前头的人心里有多么举足轻重的地位,他们不似自己和大蛇丸各取所需的关系,而是有真正的情感交流,甚至有点祖孙的感觉。

「喂,好色仙人,今天可是我当上火影的第一个生日呐,怎么样,我很厉害吧~木叶的状况是越来越好啦~嘿嘿嘿...而且现在离和平已经越来越接近了喔...」...可是...为什么你不在?...「为什么...没有参加我的火影就职典礼呢?还有生日礼物...就算...就算去取材也要回来一下嘛...好歹...我也算是你的...得意门生吧...」

看着鸣人已经哽咽到话都说不完整,又很倔强的一如往昔不想让别人看见眼泪而赶紧用衣袖擦干眼角,佐助便从后环抱鸣人,心里很不舍,他其实很少看到鸣人哭成这样,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用细碎的亲吻亲掉晶莹的泪水。

「阿...抱歉,我不是来撒娇的,你也有你要忙的事吧...话说卡卡西老师老是跟我抱怨亲热系列怎么不出下一集,我说,那是你的事欸,我是继承了你伟大的忍道可没答应要帮你写续集阿...」,静默了一阵子,鸣人平复下来,「好色仙人...谢谢你...」那两年多的温暖和耐心的教导...


银白的月光此时照在他们身上,人影显得有些单薄,更多的是一种沉静的气味。

这个方向是...往第四代火影的墓...


***


虽然大部分的村民因为三代目的刻意隐瞒,并不知道鸣人和四代目的关系,但是不论什么原因那都已经不重要了,也不需要假装不是,除了本来就知道的几个长辈以外,鸣人周遭的人则在偶尔的谈话中隐约得知。当然,佐助是其中之一,刚开始总是有些惊讶,不过后来想想,倒也没什么不可能的地方,在那么危急的情况下,怎么会有时间找婴儿来封印?更何况是同样的耀眼的金发和澄澈的蓝眼睛。

「爸爸,你有没有看到,我做到了呢...嘻嘻嘻」还是好希望你能再摸摸我的头呢,虽然每次的期望总是落空就是了。 「妈妈,你也放心的跟爸爸在一起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然后过得很幸福...」

然后,是静默,加上无声的几滴泪,又很快速的抹掉。


一阵子后,鸣人转身,佐助也跟在他身后。

「我们...回家吧?」,嘴角的弧度像笑又像苦涩。

「不...换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现在这时间应该刚刚好。」


两个人肩并肩,鸣人也没有问说要去哪里,就是静静的走着,佐助感受着对方在身旁的气息。但是...太安静了一点吧?在想什么吗?

正要转头看看自家恋人时,对方先开口了。

「呐呐,如果我没有在二十三年前出生,是不是大家会过得更好?」,鸣人并没有看向佐助,而是看着前方的地上,好似在自言自语,稍长的金色浏海遮住了他的表情。

「为什么这样问?」,皱眉。

「要是我不是在那时出生,木叶今天也不会有这么多痛苦的人了阿。」

「又不是你的错。」

「但假如不是的话,宇智波斑就没办法趁这个破绽夺走九尾,不会一下子对木叶造成那么大的伤亡,宇智波一族也不至于被严重怀疑,导致...佐... 」

不想再听,无论是宇智波家的悲剧或是鸣人不必要的自责,佐助用唇封起鸣人还想再讲的嘴,安抚彼此染上悲苦的心,直到鸣人静下。

「鸣人,你现在给我好好听着,过去的都过去了,会发生的就是会发生,你什么时候生也不是你能决定的,所以那绝对不是你的错,不要再这样自责了。更何况,你以为那样大家就会过得更好吗?日向家的会继续留在家族阴霾中,我爱罗依然赠恨全世界,纲手大人不会回来,木叶丸还是生活在第三代火影的光环下,还有一堆你任务中遇到的人,伊纳利、再不斩、白...他们都因你而改变阿!木叶可能早就被晓毁掉!而且...我也不可能和你成为恋人...所以,不要再这样想了好吗?」,双手固定住有六道猫须的脸庞,让对方水蓝色的眼睛对上认真的黑色。

「...答应我...」,温暖的手掌握住对方的,眼神显示出主人期盼回应。

「嗯...」

又继续往前走了一小段,拨开一堆比人还高的草丛,映入眼帘的是像画一样的景象,原本只该出现在夏天的美丽就这么映在鸣人眼前,一群一群在花草中飞舞的亮点,毫不顾忌有两个陌生人站在附近,自顾自的嬉游、飞舞,看得人有股感动在心中不断攀升。

「佐助...这...」

「生日快乐,鸣人。」,握住的手加重力道,在柔软的嘴唇上轻轻落下一吻,「这是之前在任务中发现的,这里的萤火虫只有十月才出现。」

眼泪又不由自主的滑下来,搞什么的,不应该哭的阿,可是...真得好开心嘛,这次自己的生日,心愿都达成了,说不感动到想哭,那都只是要面子的假话。

擦掉眼泪,「佐助,谢谢你...」,灿烂如太阳一般的笑又再度扎进了佐助的眼睛,那个令所有人感觉温暖的笑。

哪,鸣人,你这大家心目中的太阳,一定要快乐阿,我会尽我所能陪在你身边的。



※END※


评论
热度(24)

© w花喵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