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佐鸣佐
特传>冰漾冰、夏千
駆少>亚神
黑籃>黑黃黑
进巨>利艾利
FREE>真遥
YOI>勇維勇
灵能>律茂律、茂灵
我英>轰出轰、切爆、出勝
...不知道有没有漏掉><

[轟出轟]每天都要吸綠谷

[轟出轟]每天都要吸綠谷

>有輕微R18互攻描寫
>每天一定要做的事就是吸綠谷阿不然咧

轟最近學到一個流行語:吸。

一開始他想著那些人怎麼會那麼瘋狂呢?對某些人或物竟然會喜愛到需要常常看見甚至觸摸,否則就會覺得心靈不滿足。不過反正沒有影響到人民安全,所以他就沒再關注,照樣過他的日常生活。

每天早上醒來第一件事是將臉埋到綠谷蓬鬆柔軟的頭髮裡。熟悉的洗髮精香味跟美好的觸感可以讓他對早起不那麼抗拒。

然後在綠谷坐起來叫他起床的時候,一定要先聞聞對方的皮膚才肯起來。綠谷的氣味是一天活力的來源。

待起床後到坐下一起吃早餐之間的時間,他定會找到機會把頭靠到綠谷的頸窩磨蹭。可能是在對方剛洗完臉的時候、做早餐的...

[轟出轟]手機裡的秘密

[轟出轟]手機裡的秘密
>無差
>短
>我嫉妒焦凍

最近同事發現轟用手機的時間變多了,看起來不像在傳訊息或看影片,倒像是在玩什麼小遊戲,但只要別人一靠近,他就會立刻把手機收起來,一副沒打算讓人知道他在幹嘛的樣子。面對那張認真詢問是否需要幫忙的臉,加上本身的氣質,大家也不好意思追根究底。就這樣,轟周遭的人都知道了他常在用手機,也紛紛猜測他到底在做什麼,劈腿傳訊息、逛奇怪的網站、玩兒少不宜的遊戲...什麼都有,但最後都覺得不太可能而不了了之。

這天難得綠谷剛好到轟的事務所附近辦事,而且可以直接下班,跟轟確認過能夠一起走後,就到他事務所樓下等待。轟的同事剛好下樓,看到這位不好意思上樓...

純車
新手上路請多包含><

小酒窩:律你快點回來啊!

>私心打了茂律tag
>明明是新隆生日卻畫了茂夫

男友外套

男友外套

>出轟出,偏出轟
>轟的痴漢屬性在我腦中揮之不去
>其實原名是"穿不了男友外套",想欺負轟轟
>但這樣太可憐了,而且我還是想看互穿男友外套

今天轟焦凍在看完母親回家的路上,聽到了普通高中女生的對話。

「欸、你今天穿的這件外套我沒看過欸,而且好像有點大?」

「嘿嘿,」另一個女生害羞地笑了笑「這是我男友之前看我很冷借我的啦...明天應該就要還回去了...雖然不太想...」

「喔~為什麼啊~」朋友促狹地笑,還硬要看她表情。

「欸呦討厭啦~妳也知道這樣穿起來就像能一直感受到他一樣啊!而且有他的味道...」

「喔,汗臭味啊。」

「才不是啦!...

出轰/夜访

出轰/夜访


>太缺粮的产物

>跟预计的走向差超多QWQ

>出轰已交往


'啊...居然不知不觉走到了轰君的门口。 '


绿谷伸手打开房门,用极其轻微的动作避免吵醒里面应该是在睡觉的人。


那个扰得他思绪不宁的人。


藉由微弱的月光可以看见轰在睡梦中已经转了快一百八十度,连身下的被褥都弄歪了,还好被子还有盖在身上,虽然绿谷觉得他应该不太会着凉。


小心翼翼地将轰露在被子外的手脚放进被子中,在仔细观察后发现轰完全没有醒来的绿谷松了一口气,他不想因为他自己睡不着而做出来的举动影响到另一个看起来睡得香甜的人。


轻手轻脚地坐到对方头旁边...

【佐鸣佐】生日

【佐鸣佐】生日

>这篇其实是无差

>非欢快向

>其实这篇是2011年的产物,现在才把它丢出来见见天日


鸣人猛然张开眼睛坐起,身上布满汗珠,一滴冰凉就这么从眼角顺着脸庞滑了下来。将原本紊乱的呼吸平复,稍微缓和一下梦境中的情绪,迎上来的是从窗外洒入室内的皎洁月光,转头看了一下四周,家里的东西还是如平常一般在夜里不发一语的静默,而自己身边的人似乎还熟睡着,并未被自己的突然惊醒打扰。

「...还是会...做这种梦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想着,嘴角不禁牵起一丝苦笑。

已经好久没再梦见了,虽然早就已经不在意,梦境里的内容也因为自己的努力而逐渐变少,周遭也有许多可靠又为自...

我的。 (2)

我的。 (2)


律茂律

年操,茂高二、律高一

>渣文笔

>建议当短篇看,因为坑的机率极高XP

>其实很早就写好了(2),只是掉入了MHA坑所以一直拖


2、


他曾经以为,弟弟有了超能力之后,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可以再缩短一些。


今天花泽辉气约影山茂夫一起去买游戏,刚刚顺便进他房间参观一下。


「嘿,弟弟君的表情一副要把我吃了似的,我做了什么吗?」走出影山家,花泽辉气心有余悸地说道。


「嗯?有吗?...花泽君你应该没有对我弟弟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吧。」影山茂夫的表情没什么变,但望向花泽辉气的眼神让人背后发凉。


「...

我的。(1)

我的。(1)

律茂律

年操,茂高二、律高一

>渣文筆

>建议当短篇看,因为坑的机率极高XP


1、目光


他曾经以为,有了超能力之后,他的目光就不会一直追随哥哥了。


他听到哥哥回家的声音,大概是从肉改训练回来吧,把东西放下后就去了浴室。水声哗啦哗啦地传进耳朵里,他静悄悄地起身,从自己的房间走到浴室门外。可能以为今天不会有人在家,哥哥并没有把浴室的门关好,留下一条不大不小的缝隙。


经过几年肉改的哥哥,肌肉逐渐明显,虽然仍远不及社团里其他的成员们,不过加上近年抽条的身高,衣服下的身形绝对已经是让女孩子们心跳加速的模样。


—— ...

好久沒有畫人物(畫不好qwq)
實在是因為茂夫太可愛了
讓我腦袋跟手都控制不住

© w花喵w | Powered by LOFTER